您现在的位置:www.0638.com>> 今朝新疆>> 交通>>正文内容

2013新疆高铁建设奏响畅想曲

    一直以来,高铁仿佛离新疆人很遥远,当京津、京沪、京广等高铁开通运营,作为深居内陆的新疆人,那也许依然是个遥远的梦。

  但当历史进入到2013年,新疆高铁建设提速,那个遥远的梦,正一步步变为现实。

  畅想一:拉近地域的距离

  在2012年交通运输部批准的《“十二五”综合客运枢纽建设规划》中,乌鲁木齐高铁综合交通枢纽工程入选交通运输部“十二五”期间重点建设项目,成为西部地区12个省、市、自治区14个纳入规划重点项目的枢纽项目中,新疆唯一入选的交通枢纽重点建设项目。

  2013年,新疆进入高铁时代,开发区(头屯河区)作为新疆高铁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融入高铁时代,做大高铁经济。

  新疆,全国离海洋最远的区域,在很多人眼中,新疆很神秘,也很遥远。如今有了高铁,新疆还会远吗?

  江伟是广东人,常年在乌鲁木齐做小商品生意,生活的久了,他自己坦言,自己成了半个新疆人。

  江伟习惯了这里的饮食,喜欢上这里热情豪爽的人,也慢慢适应了这里的气候,但让他最没办法适应的就是坐火车回家的煎熬。

  “每次回家,近60个小时的火车把人都要坐晕了。”江伟说,一年有时要回两次家,如果坐飞机,费用太高,一家三口人,一个来回就得3万多,自己做的小本生意,能省就省点,“可是一想到要坐火车心里都发怵。”

  和江伟一样,对十几个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火车路途恐惧的人非常多。乌鲁木齐在西部大开发、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之后,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们汇聚在这里,但多少年来,遥远的距离、漫长的车程,把新疆和内地的交流阻隔。在互联网高速快捷的时代,人们期盼着能冲破时间和距离的阻碍,把新疆和全国联系得更加紧密。

  当江伟听说新疆已经开始建高铁的消息时,十分高兴,“以后回家不用发怵了,坐高铁只需要十来个小时就能到家了。”

  据了解,高铁通车后,从乌鲁木齐到北京的时间将大大缩短;再与其他路网高铁相连,乌鲁木齐到上海,乌鲁木齐到广州的时间也都将被大大缩短。

  2009年11月4日,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开工建设,这条双线被确定将是高速铁路。从此,新疆开始进入“高铁时代”。

  新建的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它横跨新疆、甘肃、青海三省区,自兰州新西客站引出,经西宁、张掖、酒泉、嘉峪关、哈密、吐鲁番,引入乌鲁木齐站,全长1776公里。铁路按国家Ⅰ级铁路标准建设,开通后其运行速度将达到200公里以上,而兰州至西宁段和哈密至乌鲁木齐段线下预留提速为250公里/小时。

  多少年来,制约新疆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连接内地的交通不便,时间成本过高。而高铁的诞生将改变这种状况。

  高速铁路向西部扩展,将使西部地区的路网结构和路网规模大大改善,对提高进出西部通道运输能力、拉动沿线经济增长、密切西部与东中部地区及周边国家的经济联系、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发挥重大作用。

  未来,北京与全国绝大部分省会城市将形成8小时交通圈。中国西部省区在未来5至10年内,将通过建设连接这一“8小时交通圈”而进入“高铁版图”,真正实现“两地千里一日还,夕发朝至省市间”。

    畅想二:“高铁版”丝绸之路

  新疆到内地朝发夕至的几代梦想很快就能实现。其实,随着高铁网络的发展,带动的不仅仅是人流。交通工具的发展直接带来经济活动地点、出口市场以及物流方向的变化。

  以日本为例,为了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加快日本东北地区的经济建设,上世纪80年代,日本开通了东京至北海道的高速铁路,沿线地区企业数量增长45%,人口数量增长30%。相比之下,其他地区企业平均增长幅度为15%,人口增长幅度为10%,高铁的带动作用可见一斑。

  就国内而言,据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仅就旅游一项,京津高速铁路2008年对天津市旅游产业的增长贡献率为35%,乘高铁的外埠游客用于购物的消费占整个游客消费的33.5%。

  高速铁路能够将沿线大中小城市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交通走廊或整体经济走廊,这些走廊将构成特殊的产业带,市场将更加集中,如日本修建东海道和山阳新干线后,在京滨、中京、阪神、北九州等形成了沿太平洋伸展的新的“太平洋工业带”。

  京沪高速铁路将使京津冀、长三角和山东半岛三大都市圈连为一体,形成“京沪大都市带”,并产生空间范围和产业结构的大变化。

  西部经济格局与东部相比,辽阔的西部内陆铁路网络显得十分稀疏。交通建设严重滞后,曾长期制约着西部地区的资源开发和经济发展,是造成与东、中部地区发展差距不断拉大的重要因素之一。

  随着高速铁路网的向西延伸,可以预见的是,3至5年后,从中国西北的乌鲁木齐至西部出海口北海和“珠三角”前沿广州的铁路客运时间,将有望从70余个小时缩减至20余个小时。

  当中国把欧亚大陆当成开放的新方向时,西部就由原来的战略后方变成了战略前沿,新疆就变成了1980年代初的广东。

  事实已经证明,高铁相比普通铁路,其速度更快,其对沿线以及站点的经济拉动,也非普通列车能比。

  向西的对外开放既能带动沿线周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同时也可以扩大中国经济的影响范围,形成以自己为核心的欧亚大陆经济圈,为本国产品开拓更多的市场。

  我国的产品可以通过河西走廊、甘陇,步入新疆,再利用新疆地缘优势,辐射周边国家乃至欧洲。这也就与历史上的丝绸之路相契合。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依靠一匹匹骆驼把中原大地的丝绸、茶叶、瓷器等物品驼到中东、西亚地区,进而流向罗马和欧洲。

  现在,这条新丝绸之路将由铁路组成,东部沿海城市的产品经由铁路,可达到新疆口岸后驶向更遥远的西方。尤为瞩目的是,新疆正在通过建设一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高铁,与内地城市连接起来。

  从此,朝发夕至不再是梦想,东部、中部的加工制造业可以循着这条高铁版的丝绸之路,向西延伸。

  作为首府及自治区的综合交通运输枢纽,高铁片区不但服务于新疆与内地的往来交通,更是服务于祖国与中亚、西亚国际商贸交流的重要载体,是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举措,加快实施乌鲁木齐高铁片区综合开发建设对于进一步提升乌鲁木齐面向全疆的综合交通枢纽地位,进一步推进城市门户地区形象和功能的塑造,提升首府和自治区的综合交通运输效率,提高各族群众生活水平,推动乌鲁木齐市乃至全疆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